作為加密貨幣中的佼佼者,比特幣的流轉很有可能發生變化。一些重量級比特幣軟件運營者已經提出了一項重大改革,據悉,這項改革對比特幣的影響堪稱加密貨幣屆的“憲法修正案”。

一些圍繞稱這份改革提案的爭論被媒體上升到了“存在主義”層級。一篇評論稱其為:“憲法危機”。這些頭條都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嫌疑,而現實可能並沒有那么夸張。但是,如果我們深入探究這些爭論,還是可以發現一些有助於外界理解加密貨幣改革的資訊。這其中就包括在未來很有可能松動的比特幣貨幣體系。

首先,讓我們來了解一下這項針對加密貨幣的修正中到底包含哪些基礎要素。之后,我將會就圍繞這項修正展開的討論進行逐一分析。

如果說電子郵件系統是通過互聯網的虛擬現實來收發“信件”,那么比特幣協議就是通過同一套網絡來維持一部全球性的公共賬目。這份賬目仔細記錄了價值的流轉,而流轉的載體,則是這個被稱為比特幣的數碼單位。

當一個個體試圖將比特幣發送給另外一個個體,他或她需要向互聯網廣播一條資訊。在互聯網上,該資訊是被一套比特幣全球聯網系統所共用的。在這套比特幣的聯網系統上,存在著很多“節點”,它們存在的目的是確認每一筆交易的發起者和其發起終端地址的權威性。

在比特幣的世界中,另外一群參與者名為“礦工”。他們的任務是從“節點”上收集合法的轉賬。大概每十分鐘,他們會在前文所述的“賬目表”中增加一個新的頁面。頁面的增加是通過“礦工”將新“賬目頁”回傳至“節點”上來完成的。“礦工”的任務是有獎勵的。每完成一次賬目頁增加任務,“礦工”可以獲得事前定好的一定數量的比特幣收入,這也就是為什么比特幣的總數會不斷增加。新增頁面獲得合法性認可之后,他們會將其添入公共賬目中。如此一來,新賬目頁就可以為新近的比特幣交易提供合法性支援。“礦工”則會繼續他們的開發任務。

這段描述只是簡要介紹了比特幣的運轉。在比特幣界,賬目頁面被稱為“區塊”,每一個賬目被稱為“區塊鏈”。

對於比特幣協議而言,最大的挑戰來自於如何處理轉賬量級,使其與全球性數碼貨幣的預期量級相匹配。目前,賬目頁(或區塊)的最大量級為1兆字節。這個體量相當於每秒鐘完成7次交易。相比之下,visa信用卡的業務量是每秒轉賬2萬2千次。

因此,比特幣體系還不能實現全球交易全覆蓋。每天,全球金融市場的交易數額可達天量。在這些無法計數的交易當中,如果只有一少部分能夠通過比特幣體系結算,已經算得上是虛擬貨幣的不小成就了。

但是,在支援比特幣軟件修改的研發者們看來,明年,比特幣的賬目總量就將達到其1兆字節的天花板。如果天花板維持不變,那么大量轉賬交易很可能就無法完成,這些未完成的交易將會被反復發送至公共賬目,堵塞整個比特幣體系的運轉。因此,支援抬升天花板的研發者們希望為比特幣體系擴容。

為此,他們在上周推出了一個新的比特幣軟件,稱為“bitcoin xt”。根據這份新的軟件系統,如果2016年,如果75%以上的新開發區塊是由支援抬高天花板的“礦工”完成的,那么比特幣的體量限制就會升高的8兆字節。假設總量擴容最終完成,那么今後每兩年比特幣的總容量就會增加一倍。

之所以把數字限制在75%並非沒有考量。根據美國法律,只有在獲得全美超過四分之三的州認可的情況下,一項憲法修正案才可以獲得通過並正式寫入憲法。我不知道比特幣的開發者們有多熟悉美國憲法,但是他們現在的努力堪比一次比特幣界的“修憲”。

本質上,是否運行bitcoin xt就是一次全民票決。“礦工”們將會“用腳投票”。如果他們決定采用這套新軟件系統,那么“修憲”就完成了。反之,則意味著一切照舊。

如果達到75%的閥值,可以基本確定剩下的25%也很快會開始使用bitcoin xt。

如果他們堅持使用原有系統,可能會出現系統與絕大多數比特幣無法相容的風險。如果一種加密貨幣不能與主流貨幣相容,那么其價值會大打折扣。目前來看,比特幣體系內還不會發生分裂。

但這並不意味著比特幣改革就將一馬平川。正如真正的憲法修正案爭議一樣,比特幣的“修憲”一樣處於白熱化階段。雖然這僅僅是一項技術層面的修改,但其影響將會在一定程度上重構比特幣權力體系以及盈利能力。傳送體量較大的區塊將會不那么迅捷,這很可能會對網速較慢的“礦工”不利。

大額轉賬將會因為新系統而占用更多的硬盤存儲空間,提高運行“節點”的成本,因此很有可能降低“節點”總量。這一結果會威脅到比特幣的去中心化運營體系,使用戶對控制的抵抗力下降。這種軟件更新還非常有可能造成不可預知的安全漏洞。基於這些原因,有關比特幣體系改革的爭論還將會繼續發酵。

卡托中心曾發表過一篇評論文章,稱比特幣體系正面臨“憲法危機”。對此我並不認同。

首先,比特幣的發展方向仍然是清晰的。前路只有兩條,修改現行體系,或不。“憲法危機”則意味著合法性爭論的不確定性。在比特幣的世界中,這樣的危機不太可能會發生,因為比特幣的研發者們並不是“執法者”,真正的權力掌控在使用者手中。

另外一種論調稱比特幣軟件的使用者們都被耍了。但是這種論調的基礎似乎並不牢固。新理論對“節點”和“礦工”的影響已經被測試過,並且建立了相關模型。這種塑模分析很難在法律體系上完成。“礦工”們理所當然地關注自己的權益是否受損,因此他們會詳盡了解新規則的內涵。

考慮到比特幣生態體系內的操作行為可見度很高,而且參與者可以隨時選擇退出,一旦“修憲”出現問題,整個過程可以靈活地逆轉,這點也不同於法律修改。在比特幣協議中,類似國家憲法中潛藏的破壞力並沒有那么強大。那些試圖通過操縱軟件來攫取利益的人會自掘墳墓,而且他們相當清楚這一點,這也是為什么比特幣運營環境相對透明的原因之一。

執法權,則是比特幣協議和紙質憲法的最大區別之處。比特幣的“法律”並沒有人間法律有那么強大的權威。

比特幣是眾多加密貨幣中最受歡迎的一種,任何人只要技術水平達標都可以創造新的加密貨幣——當然,如何描述相關的限制性條款就要看個人的文字水平了。不同的加密貨幣的運轉可以優勢互比並且針對不同需求。此外,在多種加密貨幣之間轉換並沒有那么復雜。

如果bitcoin xt系統最終獲得通過,但被證明弊大於利且無法逆轉,那么用戶大可轉而使用其他加密貨幣。整個過程並非沒有成本,但和現實世界中吹燈拔蠟一樣的騰房搬家相比,這種轉換還是相對輕巧的。比特幣是一種重要的加密貨幣,其使用效果是驚人的,但這並不意味著地球缺少了比特幣就不能運轉。比特幣“修憲”自然也就無需那么“如臨大敵”。

(來源: 美國卡托研究所網站8月19日 | 作者:美國卡托研究所網站高級研究員 jim harper)

http://news.cnyes.com/20150831/20150831082654205849110.shtml


    藍色小惡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